致:青春已逝中年未至的80后们

时间:10-18编辑:佚名 优美句子

【vhuan.com-文化教育网】

1

那天和两个95后同桌吃饭,聊起另一个相识的人是82年的,不成想其中一个男孩瞪大了眼睛,语气夸张的大声说:“82年?好老啊!”

我那个气啊!当场回击:

82年怎么了?我还是你83年的阿姨呢!

回想起最近联合国把“青年”定义为介于15岁与24岁之间的群体,引发了大热的中年话题。不管是否心甘情愿,我们都不得不承认,至少,所有的80后们都已经被推搡着踏入中年人的行列了。

或许,一说到“中年”这个词,大家都有点莫名恐惧。曾几何时,我们感觉30岁都是好遥远的事情,转眼间,坐三望四的岁月已经呼啸而来。

这样的年纪,颇有几分尴尬。很显然,我们已青春不再,小鲜肉、撒娇任性这些词,早已不属于我们。而传统意义上中年人的老成持重,我们也还没有修炼到家。

这就是眼下的80后们:青春已逝而中年未至。

2

35岁的但丁在《神曲》里写道:“在人生的中途,我在一座幽暗的森林里迷了路”。

在这个难以准确定义的年龄段,我们心存困惑,来回摇摆,摆脱不了蛰伏在心底的焦虑。

何谓青年?何谓中年?何日为始?何时为终?

这个时候的我们,一般已经解决了生存问题,不会像刚毕业的年轻人那么仓皇无助。

大部分已经结婚生子,身处上有老下有小的境地,操心的是小孩到底该上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,是不是该勒紧裤带为他置办一处学区房?

还单着的,也已经过了到处盲目相亲的阶段,开始接受一个人的日子,更在意的是如何把一个人的时光过得更有滋有味。

这个时候的我们,女的不化个妆不好意思出门了,男的体重控制不住的增长,谁也比不过我们对跑步健身的热衷。

不会再用一口闷来判断感情深浅,毕竟身体是自己的,毕竟宿醉后恢复的时间越来越长了。

这个时候的我们,也许还在留恋往时往日说走就走的潇洒,但低头一看每个月的信用卡账单、房贷还款额,不得不按捺住那颗驿动的心,老老实实的工作加班。

这个时候的我们,开始渴望证明一点什么,家庭和美、职场得意、出门看世界、腹肌马甲线都是证明方式的一种。小证明可以用来炫耀,大证明则需要的是搏杀,无论是主动出击还是被动迎战。

多多少少,会开始后悔那些荒废了的时光,着急于还有多少残存的机会,又不敢贸贸然从头再来,眼看身边有人上去了,有人离开了,有人纵横宦海商场,有人依然游戏人间,而你,该何去何从?

一脑门子的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这样的心情,真是难描难画,进退不得。

3

当然也有这个年纪特有的快乐。

因为我们比以前更懂得珍惜。

很多以前嗤之以鼻的,现在反而倍加珍视。

周末家庭日,扶老携幼去郊外踏青赏花,看着老人身体没有大毛病,小孩一天天长大,枕边人还在枕边,自己的心情也格外舒畅;

工作,虽说不上轰轰烈烈,毕竟已驾轻就熟,和同事们一起齐心协力完成一项任务,也是乐事一桩;

三不五时,约上三五好友,谈谈天,吐吐槽,吹吹牛,撸个串,指点江山快意江湖的豪情依然还在;

闲暇时,留给自己一个出口,培养一个小小的爱好,不拘是打球网游,亦或绘画吉他,这是心灵的自留地,惬意自在。

4

至于岁月交给我们的背负,且以从容之姿,柔韧以对。

毕竟:

村上春树,32岁开始正式写小说,33岁踏上每天不间断的跑步生涯;

鲁迅在38岁时开始新文学的创作,留下“真的猛士,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,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”的佳句;

同样在38岁,王千源凭借主演的喜剧电影《钢的琴》获第2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,收获“大器晚成”的评价;

作家六六,三十好几遭遇婚姻危机,最终以“女不强大天不容”的强势化解不快,《双面胶》、《蜗居》风靡一时,也迎来新的爱情;

罗振宇,39岁开始打造知识型视频脱口秀《罗辑思维》,引领用互联网思维去读书的风潮;

马东,45岁之际毅然离开央视,先加入爱奇艺,后成立米未传媒,才有《奇葩说》、《奇葩大会》大获成功。他说,“关键是你身上要有那种还在爬山的状态”;

“达康书记”扮演者吴刚,在2020年接受《长江日报》采访时说“演员是一个可以做一生的职业,没有退休这一说。不管怎么演,都是给自己积攒能量的一个过程。人不能着急,只要你把自己准备好了,一定会有结果”。彼时他51岁,距离“达康书记”大红大紫还有四年。

5

是啊,人这一生,也没有退休这一说。没有白费的时间,没有白走的路,每一天每一步,都是给自己积攒能量的过程。

不管是否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,不管是否达到不惑的境界,当你把自己准备好了,一切迎刃而解。

青春已逝中年未至,这是一种超越荷尔蒙的力量,一种继续成长的力量,拥有无限可阐释的空间,关键是,你准备好了没有?

站在青年和中年的分界点,愿你我不被年龄定义和束缚,活出自己的方向感。

1 2
【相关推荐文章】